音乐漫谈17 | 古典主义时期(二):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形式

  上一期我们说到了,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受到社会变化的深刻影响。在当时所处的18世纪,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欧洲列国正经历着由封建主义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巨大变化。

  过去的音乐家们都是为王公贵族服务,而在这个时期,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开始自发的为中产阶级服务。今天我们来说说,在这种时代背景下,音乐形式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巴洛克时期的亨德尔写了许多歌剧,而且以“正歌剧”为主,它优美而宏大,舞台装饰设计的华丽异常。

  但是这样的歌剧内容主要表现了神话中的神和历史上帝王的业绩,为王侯贵族歌功颂德,内容死板,上演代价昂贵。

  而在古典主义时期,出现了与之相对的“喜歌剧”,它被用来赞美中产阶级的价值。利用日常的人物和情节,使用对白和简单的歌曲代替宣叙调和返始咏叹调,并且其中充满了插科打诨,滑稽的喜剧表演和猥琐的幽默。

  它的脚本用来嘲弄贵族的自负和无能,或是批评他们的无情无义。显然,喜歌剧成为了社会变革的有力工具。

  

  这种具有煽动性的新音乐形式很快传遍了欧洲,在英国有约翰?盖伊(John Guy)的《乞丐歌剧》(1728),它甚至搞垮了亨德尔的“皇家音乐学会”;在意大利有佩尔戈莱西(Giovanni Battista Pergolesi)的《女仆做夫人》(1733),在法国有卢梭的《乡村占卜者》(1752)。甚至更有名的作曲家也被这种中产阶级的娱乐形式所吸引。

  成年后曾受到贵族排挤的莫扎特为话剧《费加罗的婚礼》(1786)的脚本谱曲,它主要描写了一个理发师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运用智慧与贵族斗争的故事。而他的另一部歌剧《唐乔万尼》(1787),里面的反面角色也是一位重要贵族。

  到了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期,喜歌剧这个新兴的“叛逆者”几乎把所有的正歌剧赶下了18世纪的舞台。

  

  

  社会变化也影响着听音乐的群体。在过去,大部分平民只能再教堂听宗教的声乐作品,可能那是他们所能接触到的音乐生活的全部。

  但是到了18世纪中期,会计、医生、布商、股票等等有足够收入的群体,他们有能力也愿意赞助他们自己的音乐会。

  在巴黎,当时有45万人口的城市里,每天都有许多这样的音乐会。其中最著名的是1725年创立的“圣灵音乐会”,是第一个常规管弦乐团面向平民听众按照预定计划的演出。

  该音乐会通过在街头散发传单的方式来为演出做广告,而且为了鼓励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都能参与,它还制定了两种不同的票价方案(包厢4里弗尔,正厅后座2里弗尔),14岁以下儿童半价。

  在伦敦,沃克斯大厅花园,每天吸引多达4500名付费的参观者。在这里可以在管弦乐厅内欣赏交响乐,如果天气好,室外也可以举办。

  由此可见,中产阶级市民买票观看公共演出的传统可以追溯到18世纪中期,他们从贵族受众取得了对高雅文化的控制权,“古典音乐”成为了公众的娱乐。而我们今天的“演唱会”、“音乐会”、“音乐节”他们的市场机制也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现在,我们把文章重点拉回音乐本身,与巴洛克音乐经常有宏大,复杂的场面感音响效果不同,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更加轻盈,更加自然,也更能体现情绪变化。

  旋律

  首先是旋律,我们在听海顿或者莫扎特的音乐时,首先会被作品的主题所吸引,它们经常是优美的,动人的。

  旋律简洁短小,而且喜欢用“上下句”或“问答式”的成对乐句组织起来。最简单的例子是莫扎特的《小星星变奏曲》前两句。这种上下句的乐段形式便是首次在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中出现并大量应用的。

  和声

  所有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都具有主调更多,复调更少的特点。新的优美的旋律被简单的和声所支持着。尽管低音仍然产生和弦,但它不总像巴洛克时期低音那样有规律地持续移动,低音可以在一个和弦的底部持续几拍,甚至几小节,然后迅速移动并在此停止。

  因此,古典主义作曲家变换和弦的频率也就是“和声的节奏”更加灵动了。

  不仅如此,有人还发明了新的伴奏形式阿尔贝蒂低音(Alberti bass),这个名称来自意大利的一位键盘作曲家多米尼克阿尔贝蒂(Domenico Alberti,1710-1740),他使这种弹奏手法流行起来。

  在使用这种手法时,一个和弦的音不是同时演奏,而是把它们分开演奏,制造出像流水一样的音响效果,类似吉他的“分解和弦”式弹奏法。如下图谱例:

  

  节奏

  古典主义时期音乐的节奏更加灵活,它使旋律与和声停停走走的特点变得生动起来。很少会有像巴洛克音乐节奏的那种驱动式的、无穷尽的运动。

  织体

  音乐的织体在18世纪中叶后也发生了变化,主要是因为作曲家们不再关注于写作密集的对位,而是更关注创作迷人的旋律。

  这就使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不再有独立的复调线层层叠加,不再像巴赫的赋格或亨德尔的复调合唱那样。对位的减少造成了一种更轻的、更透明的音响效果。

  

  

  海顿、莫扎特和他们年轻的同代人贝多芬的音乐最具有革命性的方面,也许就是其快速变化和不断转折的能力。

  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作品在创作之时,会建立起一种情感情绪,然后在作品中严格的贯穿始终,无论是节奏、旋律还是和声都会在一种持续不断的流动中进行。

  而在海顿、莫扎特和青年贝多芬手中,一部作品的情绪在几个短小的乐句中就可以迅速的改变,一个快速音符强有力的主题可以突然变成一个慢速的、优美抒情的主题。

  

  作曲家开始要求渐强和渐弱这种逐渐增减的力度变化,以便使音量可以持续的波动。当优秀的管弦乐队利用这种技巧时,听众为止着迷。

  而键盘演奏者也开始运用可以演奏多种力度的钢琴以取代旧时的羽管键琴。这些情绪、织体、音色和力度上的迅速变化,给予古典主义音乐一种新的紧张感和戏剧感。

  

  

  这一期我们并没有重点介绍这个时期的作品,而是首先将概念和整体的音乐状态进行了一系列的梳理。

  这样可以更有助于我们理解时代与音乐变化的关联,并且便于接下来的介绍。希望这一期看完之后,你们能有自己的收获和对于音乐的理解,并将其融会贯通在音乐的欣赏过程中。

  

达到当天最大量